第四百八十八章:动乱

瀚海国的颜王还表示,为了匡扶正义,维护天下和平,他愿意派兵助泷日国退敌,加入泷日国与云隐寒月的战争,并派出了十万大军,亲自领兵朝着雁回峰进发。

这便是彻底宣布要与泷日国结盟了。

本来此前云隐和瀚海就已经撕破脸皮,这几年更是发生了多次冲突和战争,瀚海国一直屯兵于云隐国边城幽云城外,发动了数次猛攻都被打退,而镇守边关的,正是这云隐国的风音将军。

最激烈的一战,瀚海国的颜王亲自领兵出征,集结了十万大军,誓要攻破幽云城,奇怪的是,在交战的前夕,颜王却像疯了一般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生擒风音。

风音率领着幽云城的守将与他交战了三天三夜,最后一天,在所有人都以为幽云城守不住的时候,她独自立于城楼上,誓与幽云共存亡,以一枪破了天光,驱散了天上的乌云,倚天而立,光耀古今。

据说那一枪石破天惊,有万夫莫敌之勇,震慑了瀚海国的颜王,也震慑了瀚海国的万千将士,瀚海国的颜王坐在战车上,远远望着那立于城墙上的身影,发出了一声感慨:“光艳似云开,惊鸿照影来,一枪倚天寒。”

之后,他便莫名其妙的下令退兵,然后很久都没有再进犯过云隐国的边疆。

自此,风音一战成名,边关上的人都称她为惊鸿将军,她的枪也被称为惊鸿一枪。

世人都以为那一战是瀚海国的颜王为她的气势所摄,自知再打下去也无法攻克云隐国,即便打赢了,对于他也是得不偿失,为免两败俱伤,他才在权衡之下选择退兵。

可现在看来,他在这个时候选择插入了三国之间的争斗,并要求云隐国交出风音,或许是他在那个时候就认出了这风音便是假冒璟枫公主嫁给他的那个人,他对这个假公主,也并非毫无一点感情。

此前,人们还不明白他为何在攻城的前一夜会突然发疯,现在看来,他只疯那么一次便已经算是情绪很稳定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更恐怖的是,这个妻子还转头便领着千军万马与他厮杀,这种事情,换作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会和云隐国不死不休吧。

再然后,便又有一个消息传了出来,原来这风音并非只是慕家流落在外的二小姐,她其实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江湖上恶名昭著的女魔头,号称夜衣笛手的音魄。

这下,整个江湖也动荡了,夜衣笛手在江湖上出现的次数并不多,但干下的却件件都是惊天动地的事,最出名的一件,大概就是她以一曲魔音血洗了整个归云山庄,此人行事乖张,独来独往,靠着手中一把笛便可以控制世间万事万物,在江湖上是人人头痛的妖女,得罪了不少人,也结下了不少仇。

后来她突然没了踪迹,想找她报仇的人也不知该去哪里找她,大家纷纷猜测,大约是她仇敌太多,早就被哪个不知名的大侠给除了,没想到,她竟然归顺了云隐国,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从来没有在战场上展示过她真正的实力,仅靠着一杆枪,居然也能杀出属于她的威名来。

能将这样的人收入麾下,这惜王确实是知人善用,很有眼力。

大家在纷纷表示惊讶的同时,也纷纷表示出了对颜王的同情,遇上这样一个妖女,他还好好的活着,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这些消息传出来后,云隐国那边不动如山,自古成王败寇,虽然大家都在说惜王有手段,褒贬不一,可这有什么,阴谋也好,阳谋也罢,是非成败自有后世来评说。

云隐上下非但没觉得有什么影响,反而都很自豪,这跟当着他们的面夸他们陛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有什么区别。

用一个女子便能耍得瀚海国团团转,试问,还有几人能做得到。

萧惜惟也泰然处之,把泷日国当初是怎么残害无启族的,又是怎么坑骗唐家帮他对付无启族事后又灭了人家满门的事情重提了一遍,顺便提醒了一下海颜之,莫要忘了他的外公史显究竟是怎么死的。

至于他们萧家的家事,那关外人什么事呢?

可寒月国那边却不一样了,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整个寒月国就乱成了一锅粥。

月弄寒御驾亲征,太上王被他送到了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静养,寒月政事暂由秦相代为处理,朝堂上天天都在吵,跟菜市场一样,往往吵着吵着便能打起来。

朝中大臣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先前本就不赞同月弄寒坐上这个王位,但为局势所迫不得不对他俯首称臣的老臣子,他们站了出来,义愤填膺地罗列出了月弄寒的数条罪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示,他们忠于的是月氏江山,奉的君主也必须是月氏的正统血脉,月弄寒为外族血脉,德不配位,是一个卑鄙的外来偷窃者,寒月国的未来断不能交在这样的人手中,他们要匡扶月室王朝,拨乱反正,另立七王子月斯寒为新的寒月王。

另一派则表示,王位乃是能者居之,岂可单纯以血脉而论,若是月氏的血脉只剩下一个傻子,那么他们也必须要去拥护一个傻子吗?

况且月弄寒在位后,励精图治,虚心纳谏,寒月国在他的统治下比以往繁荣昌盛了不止数倍,这样的君主,才是百姓心目中的好君主。

甚至有一部分人开始引经据典,远古时期有禅让的说法,天下应是公天下而非家天下,寒月国是属于所有寒月子民的,寒月君主也应该选能而为之,能真正为百姓谋福祉的人。

更何况,月弄寒已被龙魂认主,龙魂上有真龙之气,谁能得到龙魂,谁就是天命所归之人。

两方各执一词,吵得不可开交,秦相脑瓜疼,他当初选择月弄寒的时候也确实不知道他的身世,如今他与月弄寒为翁婿关系,心中自然是向着他的,可他也不能做得太明显,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只得给景陵城去了无数封书信让月弄寒亲自回来主持大局。

月弄寒没有回去,直接给镇守圣月城的幻月影卫统领月居衣下了一道命令,在他没回去之前,圣月城谁敢妖言惑众,扰乱朝堂,甚至想犯上作乱的,直接先抓起来,不必向他请示。

景陵城

已经入冬了,天气越发严寒,天灰蒙蒙的,纷纷白雪洒落。

凌汐池穿着一件雪白的狐狸斗篷,坐在清风徐来阁上看着雪发呆。

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让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尤其是月弄寒的身世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被揭露了出来,足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瀚海国支援泷日国的十万大军不日就要到了,最近几日,雁回峰那边开始频繁发生异动,显然是泷日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可他们这边,却始终没能找到破解噬魂阵的方法出来,每次按照阵法衍生的规律推演到关键处,就让人好似陷入了迷雾中一样。

她甚至还听说,寒月国近日发生了几场小小的动乱,虽然都被镇压了下去,可还是对月凌军那边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正所谓后方不稳,前方必乱,她害怕月凌军会在这个时候先内乱了起来,若是泷日国在这个时候联合瀚海国对景陵城发起进攻的话,对他们而言并非一件好事。

况且雁回峰那边有噬魂阵,泷日国进可攻,退可守,这样一来,优势尽在泷日国那边了,他们反而成了劣势的那一方。

虽然萧惜惟老叫她不要多想,安心养胎便是,可她怎么能不多想呢。

她心中还有另外的忧虑,自雪原五豹死后,灵歌就失去了动向,再也没出现过,她若打定主意不出现,那么别人想要找到她并不容易,至于是谁杀了雪原五豹,他们至今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暖炉里的炉火烧得旺旺的,发出噼噼啵啵的声音,这时,非烟端着一碗安胎药走了过来,说道:“娘娘,该喝药了。”

凌汐池回过神来,从非烟手中接过了药,正准备喝的时候,便听非雾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回来了,奴婢参加陛下。”

凌汐池回头看去,便见萧惜惟披着一身风雪走了进来,她起身准备去迎他,萧惜惟连忙说道:“坐着别动,我刚从外面进来,身上还带着寒气,小心别冻着了你。”

凌汐池又重新坐了下来,萧惜惟将身上的墨色大氅脱了下来,递给了非雾,这才走了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手中的药,说道:“药怎么还没吃?”

“太苦了,”凌汐池看了一眼手中那黑乎乎的药汁,皱眉道:“不想吃。”

“良药苦口嘛,我守着你喝便不苦了,”萧惜惟起身蹲在了她身前,将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说道:“快一天没见了,让我听听这小家伙想我了没。”

凌汐池笑了笑,这才将碗中的药喝了,将碗递给了非烟后,说道:“他还小呢,你能听见什么?”

萧惜惟抬头看她,一本正经地说:“当然能听到了,父子连心,我听见他说想我了。”

“幼稚,”凌汐池的手抚在了逐渐圆滚的肚子上,身上散发着母性的柔辉,问道:“你今日怎么这么早便回来了。”

萧惜惟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说道:“我收到了来信,娘已经带着渊和平安回到花家了,怕你整日念叨着,便先回来告诉你。”

推荐阅读:

综漫:从四战开始,打穿世界! 神经病和男美人当然最配啦 光之国:武德?我TM野人布莱泽 [综英美]移动泉水请求出战 仙尊贩剑我发癫,堕落摆烂爽翻天 假千金换我命?我靠玄学名满京城 斗罗:成神从砍树开始 恶魔救赎之旅 斗罗绝世:谁让他进史莱克的! 侯门主母重生后,九千岁父凭子贵上位 外挂是奇葩四大名著 说好不训练,这御兽冠军谁拿的? 欲盖弥彰 重生:人生优化面板 勾引男主翻车后 天生富二代[九零] 探宝修真在都市 死遁后反派为我发疯 狗狗哒咩 马甲是黑化超英[综英美] 被撩者失控 神厨奶爸,从摆摊卖小吃开始 校花女友背叛,激活鬼畜系统 影综从爱情公寓开始 刷汤姆大号短视频,国漫全破防 女帝的极品太监 缅北,我经历的人间地狱 捡到死对头 梦里千年修仙,醒来后我无敌 灵魂互换:禁欲仙尊扛系统攻略我 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阳师 [综]超越者想要再抢救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