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逃婚替嫁

夜半三更,聂绥绥睡得迷糊,恍惚间摸到个似是头发的东西,惊得她立即清醒,从床上跳下来。一只手慌忙捂住她的嘴巴,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嘘,是我。”

聂绥绥愣了愣,拍开她的手,点亮烛台,轻声问:“姐姐,你明日不是要出嫁吗,大晚上的跑我房里来做甚?别跟我说你舍不得我。”

“我当然知道我要出嫁。”幽冉郡主听到这事儿就着急,语气微恼,“可我不想嫁。”

聂绥绥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诚恳道:“不想嫁也得嫁,不然违抗圣旨,整个河湘王府都要遭殃。”

坊间都道幽冉郡主瑶池玉颜,兰质蕙心,当配那风华绝代的男子。半月前皇宫夜宴,陛下谈及二人,先是各自称赞了一番,后来因着酒醉,当场为二人赐婚,一定要赐,拦都拦不住。

幽冉郡主和择清王的婚事,就这样给定下了。

这一闹腾,茶坊说书人当即为二人杜撰出一段陈情往事,说书那段时日茶坊好生热闹,聂绥绥闲着没事也去听过几段儿,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简直精彩。www.jgsbu.com 抹茶小说网

聂锦年低着头,烛火在她眸子跃动,分辨不出她眼里是烛光还是泪光。她握住聂绥绥的手,有些哽咽:“我与那择清王仅有一面之缘,与择清王对视时,耳边似是回荡着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告诉我,他并非我的良人。陛下赐婚后,我时常听得一个男子在我耳边呢喃,他说他在等我,等了我许久,所以,我万不可嫁给择清王。绥绥,姐姐从未求过你什么……”

“停停停。”聂绥绥打断她,她想起姐姐素爱看话本子,这演戏和编撰的本事用得倒是熟练,“要我怎么帮你,你直说。”

“不枉姐姐心疼你这么些年。”聂锦年努力挤出一滴泪,拿手帕轻轻抹去,伸手指着木箱子,“我打算今晚就离开王府,凤冠和婚服都在里头。”

“你怕不是要我替你出嫁!”聂绥绥拿起枕头就往她脸上砸。

聂锦年接住枕头,示意她小点声:“这嫁人又不是吃人,再说了,妹妹你嫁过去又不是讨不着好。择清王府的宝贝,比咱们河湘王府多多了。”

“是吗?”聂绥绥平日里玩惯了,听到宝贝不免微微动摇。府里已经教出个人人称赞的大女儿,王爷和王妃对小女儿的管教就很放纵,由她性子任她开心。

聂锦年见小妹动摇,赶紧道:“我与薛小公子是好友,薛小公子曾去择清王府做客,他告诉我择清王府有个大厨,曾是竹仙楼掌勺,有着‘京城第一勺’的美称,做的菜可好吃了,择清王府里还有会做泥塑的姑姑,会画糖化儿的丫鬟,会……”

“我嫁我嫁我嫁。”此时两眼放光的聂绥绥不想再听下去,恨不得现在就去择清王府溜达一圈。

聂锦年感激地牵起她的手,张口要吐一番情深义重的话,聂绥绥捂住她的嘴,让她看看窗外,提醒她时候不早了要走赶紧走。

聂锦年点点头,提起裙摆翻出窗子,临走前不忘给云绥绥个东西:“这是以前去皇宫时纯曦太妃给我的,说凭此物可求得一次她的庇护,我以后估计用不着了,留给妹妹啦。”

聂绥绥接住她丢来的东西,一个小巧的月白陶埙,埙上系着绳索,可以挂在脖子上,或者系在腰间,不过埙这么易碎的东西,她还真敢扔。

不论是流传于坊间还是皇室,那都不是真正的姐姐,姐姐的本身的样子一直被她藏着,在只有姐妹二人时,才会展现出那么一点。河湘王府任性自在的小姐,只能有一个。

聂绥绥瞧了眼大红箱子,倒回去继续睡,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现在就是天塌下来,她也只管睡觉。

次日晨光熹微,云雾腾升,时不时几声鸟鸣,宁静怡人。但是此时的河湘王府却炸开了锅,河湘王站在郡主门外发火,吼声简直可以穿透好几个院子,下人们跪的跪站的站,一个个动都不敢动一下。旁边王妃很想上去劝劝老爷,但她知道这时候劝多半没用,况且她也很恼火。

今日郡主出嫁,郡主却失踪了,何等荒唐。

“郡主那样温顺的女子,今日是闹哪一出啊。”

“她要是平常闹闹就罢了,可这事儿关系的不只是河湘王府啊,还有择清王府,甚至是陛下,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几个下人悄声议论,被王妃一瞪赶紧闭上嘴。

正当一众人慌乱时,聂绥绥伸着懒腰走过来,身上穿着大红婚服,正是王妃为郡主准备的那套。

“绥绥,你这是?”王妃上前拉住她的手,不解地问。

聂绥绥不慌不忙道:“长姐昨晚逃了,要我代嫁,我同意了。”

“不行!”

聂绥绥本以为反应最大的是河湘王,没想到先否决的是王妃:“不许!你不可以嫁过去,我不同意。”

王妃看向河湘王,河湘王神色复杂,尽管王妃一再摇头,他握紧的拳头松了又握,才道:“别无他法。”

“王爷,你忘记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吗?即便你忘了,我却如何也不能忘记当初对阿桃的承诺。”王妃眼眶满含泪水,水盈似碧泉,随时可以涌出。

“兰儿,昔人已逝。”河湘王摇摇头,托住她微微颤抖的双肩,“如果不让绥绥代锦年嫁给择清王,你可知河湘王府会落个什么罪名。君心难测,河湘王,是唯一的异姓王了。”

王妃眼泪一颗颗滚出,她别过脸,摇着头,不再吭声。聂绥绥被两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平常母亲温婉亲和,极重礼数,她第一次看到母亲在众人面前如此失态。

河湘王走到她面前,叹息道:“绥绥,要委屈你了。”

聂绥绥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她是觉得择清王府好玩才答应姐姐嫁过去,但是现在,她这么做,似乎不应该。

还有爹娘口中说的阿桃,是谁?她在王府十六年,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

“给小姐梳妆!”

推荐阅读:

一人一棺一剑墓 不小心和反派NPC在一起了 猛虎离山 港片:无限抽奖,打造黄金家族 大哥你来搞定皇上,皇后交给我 莫寒刘青青寻醉人 我是要成为太后的女人 魔灵体之除魔使命 我和冥王的生死契约 驸马今日气消了吗 一胎双宝慕少你老婆跑了 快穿之同居男友是大佬 猎人同人之开局带大黑猫的球跑了 软糯小漂亮被白虎元帅匹配了 本能依恋 影综:从小欢喜开始攻略 [综]一梦孤城遥 穿在赘A毁容时 离婚后,她摊牌不装了 五阵轮回录 女穿男后我被女主压了 圣宗大师兄 上古奇谭 武侠:从落魄皇子到盖世帝王 啾咪!拿到了好人剧本 从婴儿开始入道 说好退婚你怎么还暗恋我 关于我变成女巫做日常任务这件事 神话树的成长经营攻略 神级小孩哥:你开局驯汗血宝马啊 明尘温暖 宇宙灾变,我以AI星灵铸永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