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冰冷的微笑

?

漆黑的夜色如同披风,裹住我的身体,只有那折射着太阳光辉的月亮如同舞台上的射灯,驱散了黑暗使我无处遁形,这黏人的月光,无论我快或慢,都紧紧的跟随我,让我成为这幽闭黑暗恐惧孤寂的引鸣路上,最耀眼的明星。

月光光心慌慌,这话的确不假,这月亮就像是和我有仇一样,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一直照射着我,这下可好了,周围的环境看起来更加的黑暗和渗人,偶尔从枯草丛中传来的沙沙声使我精神格外的紧张。

如果此时从我目视所及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那才是最吓人的,我的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了,真的,我发现,我越是想要控制自己的大脑,就越是无法控制,它会按照本能来向我的身体下命令,用一句现代的词来描述就是“我的大脑有它自己的想法。”

我不禁苦笑,这就是为什么某些特定的职业需要从小去培养,因为孩子年纪小,并没有接受外界那些乱七八糟有用没用的信息,所以做事果决毫不犹豫。

而大多数人,从小接受新鲜事物耳濡目染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在你需要冷静去判断去思考某些东西的时候,它们就会不断的跳出来干扰你的思维,使你陷入困境。

脑子在飞速旋转着,还好我的脚步没有停止,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走到了我的目的地,这么说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我只是走到了引鸣路43号。

果然,根本就没有什么引鸣路44号,我看向这个贴着引鸣路43号的独栋小二楼,墙砖被月光照的灰白。这一路走来,那些小二楼都是粉刷成白色的土砖结构楼体,而这一座不同,它的外围贴满了整齐的有着白色陶瓷质感的外墙砖,这太奇怪了。

我又看向之前走过的路上离我最近的那座小二楼,没错,材质根本完全不一样。突然,在我目所能及的地方,闪过一个人影它飞快的钻入黑暗之中,我的身体如同触了电一般,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喉结滚动,我咽了咽口水,忽然感觉后背一凉。

我靠...该不会...我的身后...

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今天绝对是我人生中最衰的一天。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你吧!”我嘴中喃喃自语着,猛地回身一拳,这一圈出乎意料的砸了个空,我的身后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看来是虚惊一场,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今天受的惊吓太多了,我居然感觉有些刺激,这不知道是不是患精神病的前兆。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十点过一分了,糟了,超过约定的时间了,现在没时间犹豫和考虑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推门进去试试了。

与墙体格格不入的是,这门竟然是个木门,而且摸着手感还很厚实,门上没有猫眼也没有门把手,往外拉是不可能了,我只能往里面推门。

我试着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是因为这门太沉重?我用两手一起推,门也毫无反应,我有些发怒,用上肩膀和身体全部的力气去推门,这门就像是扎了根一样,根本无法推进去。

娘的,玩我?我向后退了几步,准备冲过去来一个飞踹,刚退了几步正准备冲呢,门突然从上面朝着我拍了下来,如同欧洲城堡的吊桥一样。

我大张着嘴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我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吊桥门,而且这门的内部左右两侧各由一条巨大的锁链拉着,这门内应该是有机关吧,可以拉起或放下这吊桥门的那种像是摇杆一样的开关?我形容不出来,这真是太诡异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门只有在屋子里有人的情况下才能开启或者关闭,那么这屋里的主人从来不出门的吗?还是说,这屋子里不止一个人。

我的眉毛皱在一起,迟迟没有走进去,反正都已经超过约定的时间,我也不在乎再超过几分钟了,从门打开到完全落地,因为有机关运作的声音,所以我根本听不到屋子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动静,而门落地后到现在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我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这就很奇怪了,难道说,这门的开关离这个门很远,所以开门的人在为我打开门后,有足够的距离和时间离开,而且还不会被我听到吗?

看着黑洞洞的屋内,我咽了一大口口水,进,还是不进?

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没理由不进去,而且我目前的处境...可以说是退无可退了,如果真的接下他们给我的直播工作,我既可以救下家人,按照他们说的,直播一次还可以得到1万元的奖金,可以说,我完全没有理由去拒绝,我太缺钱了。

我下定了决心,把信用卡还完,我就辞职不干了,内心稍稍平静下来,我打开手机的闪光灯,借着手机的白光,我踏入了这诡异无比的二层小楼。

当我完全走进屋内,门毫无征兆的提了起来,重重的闭合了起来,我瞬间懵掉了,你大爷的!这是把我的退路都给封死了啊,这家狗屁公司是不是有病啊!

屋子里空气清新剂加上一股子木质物品发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冲击着我的嗅觉,吸入后感觉脑子昏沉沉的,这味道,该不会有毒吧,我用衣服的领口捂住口鼻,又将手机光亮对准门侧的墙上,我记得这种门的开关,应该就在附近的,一定要找到,找到了就可以逃出去了,什么鬼直播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先保命要紧,心中默念了几句“对不住了老爹老妈。”

然而,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并没有找到想象中的机关,反而是看到了一个如同电灯开关的东西,这玩意,该不会真的是开电灯的吧?

没办法了,按下去看看吧。

“啪”整个房间全部都被雪白的灯光照亮,我真是无语了,因为这灯具还是个造型华丽的吸顶灯,这屋子的装修风格实在是太诡异了,实木的大桌子,几把塑料椅子,桌子上放着一个印着小猪佩奇的口杯,甚至还放着一个地下城与勇士的手办。

我完全无法想象,这房间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喂喂喂!你怎么把灯给打开了,你知道这灯有多费电吗?!而且你为啥不从侧门走,非要走正门,这门可是非常容易磨损的,上次我修门可就花了不少的时间呢,还有还有,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你这个家伙怎么一点也不守时呢,我可不喜欢上班不守时的员工!”女人,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借着灯光我才看到,大门正对着的地方有一个向下的楼梯,楼梯口的门开着,这声音就是站在楼梯口的那个女人发出的。

当然,这都是我在被吓得趴在大吊门上时,才看到的。

缓了半刻,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下来了,知道她是个人而不是鬼后,就突然安下心来,而且看着屋内的物品和这个女人说话时生气掐腰的动作,我还觉得有点好笑。

“喂,你在那傻笑什么呢,赶紧下来面试,你都超时了你知不知道,你和美女出去约会的时候也总是超时吗?这样可是谈不成恋爱的,啊,你是个单身汉吧,怪不得呢。”那女人在喋喋不休着,恐惧感全无。

等等,不对“喂,那条短信,是你给我发的吧?”我收起笑容换上严肃的脸,面试什么的都是次要的,我来这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了救我爸妈。

那女人冲我一笑说道“没错呦,短信什么的,是我发的没错。”

“也就是说,我的父母,也是你绑架的了,对吧?”我表情阴沉,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那种事情,我不清楚啦,快下来面试,也许你就会知道你想要的答案。”那女人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门内。

我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这家伙,把人命当成什么了,还有,她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不声不响的将我的家人绑架,又是怎么抹除了我家人存在过的痕迹?这,真的是人类能办到的事情吗?

我似乎没有选择,只能照办。鞋子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越向下走,空气越是压抑沉闷,静,除了楼梯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以外,没有其他的声音,或许是因为环境影响,我开始不经意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安静,太安静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尽量让自己不去多想,硬着头皮快步走下去,走进楼梯尽头的屋子,屋里亮着灯,只是和外面的那个吸顶灯相比,不仅光线昏暗许多,而且,这灯具看起来也太过于简陋了,仅仅只是一个白炽灯泡而已。

屋子不大,只有一张在小饭馆里常见的那种普通四方桌,两把造型朴实的圆椅,除此之外,便无其他的家具。

其实我应该叫她女孩,因为她的年纪看起来实在是不大,也就16、7左右的样子,面孔俏皮可爱,打着鼻环戴着耳钉,头发却梳成双马尾,穿着挽起袖子的大号白衬衫,衬衫下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可能是因为衬衫太大,将她穿的短裤给遮盖住了吧,再向下看去,她只穿了一双拖鞋,涂成红色的脚指甲也显得可爱。

正当我观察她的外观时,她用有些不悦的语气说道“喂,看什么呢你,变态啊?哪有用这样猥琐的眼神看与自己初次见面的可爱女孩的?话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爱?”

我轻咳了一声,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女孩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不过初次见面的人,不是应该相互报出自己的名字吗?好吧,我先说,你可以叫我“超级无敌可爱性感妩媚的琳琳”,如果你嫌麻烦呢,可以直接叫我琳琳。”

我一脑子的黑线...想了一会说道“我叫杜鑫,那么,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琳琳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嘟着嘴巴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趣啊,我就是琳琳,琳琳就是我,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嘛,当然是为了给你提供工作呀。”

“提供工作?那你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家人?!而且,我并没有向你的公司发过简历,更没有同意要来面试,你凭什么这么做?!”我猛地站起,怒拍桌子吼道。

她却一点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你不是很缺钱吗?还有,我也不能免费给你提供作为主播用的一切相关器材和道具对吧?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内心中,最珍惜的东西。”

她说的话,令我毛骨悚然,她到底是什么人,不,她绝对不是人,她一定是个怪物,没错,她是怪物。

我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去,一阵阵寒意令我不住的发抖,她却笑着站起来,用她那雪白的美腿一点点的靠近我,逼近我,塑料拖鞋压在地板上发出的“啪啦啪啦”声,就如同是我脖子上绞索扣紧皮肉的声音一样。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的身体哆哆嗦嗦,声音也颤抖起来。她依旧保持着微笑,一步一步的压迫着我,她走到离我两步远的距离就停了下来,伸出修长的手指挑起我的下巴,她的手指冰冷没有温度,就像是死人的手指,她柔声细语的对我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傻傻的呀,我不是刚才已经说过了吗,我是来给你提供工作的。”

她微微偏头,露出洁白的牙齿冲我笑道“你害怕的模样真可爱,怎么办,我有点喜欢你了呢,不过,规矩就是规矩。”她在我面前华丽的转身,又坐回之前的位置,用手掌轻轻的拍了拍桌子道“快过来坐下,就算是有些喜欢你,那也不能跳过面试的阶段,破坏规矩,可是不行的哦。”

听了她的话,我的头脑有些昏沉,恐惧消散,我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朝着她,一步步走去...

推荐阅读:

宠溺!沈医生的一见钟情 太上皇正在研究亲子学 我在聊斋修功德忘鱼鱼 异能:一眼万年 影综:我钱钰坤,让裴音哭着求饶 霸总的白月光是个穷鬼 地表最强九千岁,我靠加点成武圣 小金龙把自己租出去了 天下长宁 猫想报恩真的好难 假千金碰瓷,我三千马甲被曝光了 说好不训练,这御兽冠军谁拿的? 和驸马夫君的真香日常 穿成绝美反派,我在修罗场杀疯了 穿越提瓦特世界的屑狐狸 谋她姝色 万劫无朽 相亲三秒钟千亿女总裁带我去领证秦尘顾雅茗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大梁第一奸贼 路人甲一心想下班 国运求生:系统总是给崽崽走后门 美人三逃 地狱行之缅北 疯娇女主O和她的百万金丝雀 三国:长兄刘备,我却只想种田 盘点哲学反派,无天佛主被曝光! 影综从爱情公寓开始 红楼之庶子化龙 斗罗:我!一株草,武魂无限升级 两界修仙,我夺舍了洪荒雷公藤 她死后,薄爷跪在墓碑前哭成狗 我怎么可能会是救世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