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死亡游戏

?

身上吊着线的木偶,无力反抗,只能被动的听从提线人的指挥,即使迈入火海之中,也无能为力,看着自己的身躯,在火焰中,熊熊燃烧。

我现在就如同是一个木偶,而提着线的人,就是那个自称是琳琳的诡异女孩,我不能也不敢去反抗她,她的气场太强大了,如果反抗她,我知道,我会死,而且是一定会死。

头脑昏昏沉沉,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如同被线牵引,一步步走向桌旁,无力的坐在圆凳上,她笑着拍着巴掌道“很乖哦,既然互相做完了自我介绍,那么就开始今天的主题吧。”

我心中苦笑着,主动权完全在她那里,她却说的好像我有什么选择的权利一样。

她的笑容还是那么迷人,我想,如果不是身处在这个环境当中,以她的笑容,我可能也会想方设法的和她搭讪,不过,现在她的笑容,在我看来,那么的冰冷那么的邪恶。

她用双指从宽松的白衬衫口袋中夹出一包女士香烟,娴熟的取出一颗烟刚想要点火,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对我一笑说道“不好意思,一个人习惯了,我想抽根烟,你不介意吧?”

我无奈的摆了摆手道“请便。”

香烟的外包装通体纯白色,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不过我对香烟的品牌涉猎不深,也许是比较少见的牌子吧。

她红嫩的双唇,纤细的手指,在香烟的烟雾中显得神秘性感,不知为何,我并不觉得这烟雾呛人,反而有些沉醉其中,如同香甜的巧克力,我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这独特的味道。

忽然,烟味淡去,一种清香灌入鼻中,这味道比烟味还要迷人数倍,我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她的脸孔,离我很近,近到我们彼此的鼻尖也不过只有三厘米左右的距离。

我被吓了一跳,不过没有惊慌到坐在地上,只是楞在原地,双眼盯着她的双眼,盯着那双深邃无比如同旋涡一般的眼眸,她的红唇近在咫尺,我有一种冲动,想吻上去,想与那鲜嫩柔软的薄唇紧密贴合。

我们彼此如同有吸引力一般,不断的靠近,直到双唇要碰触在一起时,她将烟雾轻轻的呼在我的脸上,随后娇媚的转过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妩媚无比的看着我。

我还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似乎还沉醉于其中难以自拔。

对于这个女人,我无法形容,不仅仅是因为这是第一次见面,更多的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神秘、性感、妩媚、冷漠、多情,她就如同是感情的集合体,甚至有一瞬间,我觉得,这个人和我一样,如同是我的一部分,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是错误的想法,她是一个神秘又可怕的女人,了解的越深,就越是会陷入其中,如入泥潭,最终葬送其中。

慢慢的我将头低下,静静的注视着她,她的笑容不再妩媚,变得柔和,有点像妈妈,充满母性的眼神,让人有种原始的冲动。

我就这样望着她,等待着她将这根烟吸完,吸完烟的她,又换回第一面时那种调皮可爱古灵精怪的模样,她笑着对我说“好啦,等待的时间已经结束,那么现在进入正题,杜鑫先生,你的年龄性格与学历都与本公司的要求完全吻合,我司决定与你签订合同,为你提供平台以及直播的设备,一会我会将合同给你,在你看完后,我会向你讲解一些关于行业的细致说明。”

随后,她解开宽大白衬衫的三枚扣子,我重重的咽了咽口水,偏了偏身子,希望可以看到一丝春色,她也并没有在意,从中掏出了几张打印纸,而且是装订好的那种,我有些惊讶,这东西还可以从衣服里面掏出来的吗?而且,走路什么的也完全没有掉出来,况且,白衬衫里面也不可能会有放置这么大的纸的地方吧。

她并没有在意我的表情,而是系好了扣子,将合同递给了呆愣愣的我,我拿着冰冷的带有淡淡香味的合同,翻看了起来。

忽然捏着合同的右手拇指一痛,本能的松开了手指,就在合同掉落的瞬间,她以我无法看清的手速,将合同稳稳的拿回了自己的手上,我低头一看,拇指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扎破了,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她看了看合同的右下角,满意的笑道“好了,你也按了手指印,那么合同就生效了。”

“手指印?”我楞了一下,顺着她指给我看的方向看去,在合同的右下角,乙方的位置上不知何时出现了我的名字,而且还有一个清晰无比的拇指印。

我大惊失色,拍着桌子站起来冲她吼道“你这是作弊!我根本就没有看合同的内容,你要是在合同里让我卖身的话,那我不就成了你的奴隶了?!而且我也根本没有写下名字,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我愣住了,对啊,从我遇见她,到刚才互报姓名,这期间她根本就没有写过什么东西,这份合同也是刚刚才递给我的,她也没有任何的小动作,那么,我的名字究竟是何时出现在那份合同上的?

这么说来,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名字了,还和我互报姓名,根本就是在耍我!

这个可恶的女人,她到底是个什么生物,她果然是个鬼吗?

完了,听说和鬼签订了协议,尤其还是这种签了名按了血手印的,无论签订了什么样的内容,双方都要按照协议的内容去执行,一旦违约,会有难以想象的恐怖出现。

我捂着额头,没想到自己完全中计了,也许她刚才带有诱惑性的挑逗,只是为了放松我的戒备心,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阴谋,没想到我这么容易就上套了。

她依然保持着之前那种可爱俏皮的模样笑道“好啦,别那么沮丧嘛,首先,我不是鬼哦,而且我也没有坏到会和你签订什么可怕又无法完成的协议哦。”

我心下一惊,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么说的话,如果她会读心术,那知道我的名字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真是太可怕了,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种人存在。

“我才不可怕呢,毕竟和你这种只考虑自己的人不同,我的工作可是要考虑整个世界的生命呢。”她依旧保持着微笑。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既然你都知道我在想什么,而且我也中了你的招,签了合同,那你就不要废话了,赶紧说主题吧。”

听了我的话,她还是那样保持微笑的道“其实,规则也很简单,你要使用我给你提供的设备,进入到游戏进行直播,这个你能听懂的吧?我想你这个年龄段的人应该都是比较经常玩游戏的那种对吧?这个设备给你之后,每五天的晚上九点,使用我提供的设备进行游戏直播,也就是说一个月需要直播六次,游戏内容是随机的,不过你可以放心,全部都是恐怖游戏,你可以尽情的享受。”

她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嘴巴,又说道“对了,还有,直播时的地点是没有限制的,你可以在跑步时,坐车时,甚至是上厕所的时候进行游戏直播,直播时,你不可以取下直播工具,而且你也无法取下,啊,对了,还有很重要的几点,进行游戏直播的时候,是可以与观众互动的,但是,你绝对不能够透露关于我、地狱直播以及所有相关的事情,如果你透露了一丝一毫,被我察觉到,那么,我会将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存在给抹除掉。”

我心中一寒“就像你对我家人做的那样吗?”她笑着道“没错,只不过你做的让我满意的话,我或许可以将你的家人一个一个的还给你哦,嗯,还有呢,直播是有奖罚的,我想你应该看过直播吧,那些表现不好,没人看或者没人打赏的主播,最终都会被平台解聘,我这里也是一样哦,如果你做的不好,我也是会将你抹除掉的哦。”

会被抹除掉,而不是杀死吗,抹除掉,说不定更好呢,家人朋友完全不记得你,不知道你的存在,这样,或许就不会伤痛。

她没有理会我内心的波澜继续说道“每次直播结束后,系统会对你进行评分,根据你的表现和观众们的打赏已经游戏中任务完成的情况进行综合打分,分数越多,你能够换到的奖励也就越多,怎么样,就像玩游戏一样吧?啊,对了对了,还有个最重要的事忘了说,在游戏的过程中,你在现实世界的身体是无法接受到你大脑的信号的,所以你无法强制离开游戏,只有通关或者死在游戏里面,死掉的话,你现实世界的身体也会死掉哦,所以在玩游戏的时候,一定要加油,千万不要死掉呢。”

她虽然是笑着说完这些游戏规则,但是这一切在我听来,却是如此的毛骨悚然,在游戏中死掉的话,现实中的身体也会死亡,这听起来简直是太可怕了。

这根本,就是一场死亡游戏...

推荐阅读:

开局退婚不退礼,我直接逮捕未婚妻 假千金五行缺德,有瓜她真敢爆啊 名柯:掉进酒杯的人鱼 我在美漫当二线英雄 神秘复苏:我为人世定鬼门 离婚后,绝色总裁悔哭了 仙天归 重生一次,这个宗门圣子我不当了 河神今天恋爱了吗 至高召唤,开局召唤K/DA女团 机械脑壳 退休爱豆少接触二次元! 娇煌 大王姐姐とおる 长生从镇武校尉开始 夜夜缠情:总裁只是馋她身子 惊!崽崽亲爸居然是古代国师 人在废土,掠夺生命,杀生成神 逐鹿从战国开始 是谁说O娇软? 全世界都以为我和我马甲是一对 不明不清第十个名字 美食:冰雪世界摆摊,全网求别走 侯府妾 原神:携带蘑菇屋,降临提瓦特! 公寓:我张伟,开局爆炒胡一菲 网恋到主角攻小叔后 完蛋!我被合欢宗妖女包围了 网游:这个盗贼明明超强却过分谨慎 原神:前世曝光,从破败之王开始 港岛新豪门:开局玉女周美人干爹 周时凛温浅鹿鸣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